阅读历史
换源:

36【凝视深渊的时候】

作品:龙珠演义|作者:翼赤火|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11-09 03:11:25|下载:龙珠演义TXT下载
  “真是干脆利落啊。”

  安宁从空中落下,站到裂坑中心的王超旁边,后者此刻已完全褪掉魔龙的外貌,变回了人类的姿态。

  他的气也从原本让安宁感到刺痛与沉重的强悍程度,海啸退潮一般跌落至了只比寻常地球武斗家强上一线的水准。

  “你都说我是他的克星了。”王超笑了笑。

  他略微调整了一下呼吸,他身上传出的气竟然再度跌落,从原本还绽放微光的程度,一下子收敛到了宛若一介寻寻常常青年农夫的样子。

  王超握了握手腕上缠绕的金龙印记。方才一贯而下给阿巴顿致命一击的途中,绝望的对方似乎也给了王超舍命的一击。可那也许能够摧毁任何一个人类的攻击,在龙神的印记面前……哪怕再怎么张牙舞爪地想要诱使王超的意志堕落,都好像清风拂面,没有任何影响。

  如果没有龙神的帮助,即使我有吸纳魔气的好点子,也完全没可能做到现在这一步啊。王超想着。虽说现在再次面对了新的困扰,十五六万的战斗力似乎就是他能够吸纳的魔气的极限了。不过王超仍旧感念龙神的多次帮助。

  简简单单的修行,简简单单的生活,简简单单的感激。

  此刻的王超比起多年前,想法已然透彻纯粹太多,连身上的力量也好像更加轻松、活泛了几分。

  安宁退开两步,上下观看,不确定道:“你的气好像变了一点……”

  王超轻松问道:“是往好了变吧?”

  安宁说是。

  王超欣然地扬起一个微笑。

  “那么这样一来,我们又争取到一年的时间。”他说着。击杀一头魔王后,如果接下来的一年内没有击杀另一头魔王的话,原本被击杀的魔王空缺的六魔王位置就会被新的魔族填补。这是雪莉告知他们的规则。

  击杀萨缪尔魔王后,半年不到的今天,第二头魔王阿巴顿也伏诛。

  “你需要一年吗?”安宁问,“如果你刚才的力量能一直保持的话,除了撒旦大魔王之外的魔王就都不在话下了。”

  王超看向她,“你真正的本事,其实不比我刚才弱吧?”

  安宁没有否认,也没有完全同意,“八卦炉中有我积累并保存的力量,但那是最后的手段。”

  王超若有所思,“只有在为了修补黄泉时空漏洞,或者决意与撒旦大魔王拼死一搏的最终时刻,你才会动用八卦炉里你真正的力量,是么?”女武将默然不语。

  “但不知从何时开始,你早已变得不确定,那样的最后时刻……是否究竟有到来的那一天。”王超缓缓说。安宁眼神复杂地与火眼金睛对视片刻,偏过头看向已被之前的爆发攻击扫荡一清的空气。“我说了,你可以看不起我,但千万别可怜我。”

  “那我也说过,我偏要觉得你可怜。”王超开玩笑道,“我修行的流派,可不是教育我要扭捏自己的感受。”“那你修行的是什么流派?”安宁回过头来,“仔细想想,我对你好像一无所知。”

  “顺心意的流派。”王超想了想如此总结。

  安宁好奇地嗯了一声。

  王超张开怀抱,大笑道:“尽情地练功,尽情地玩耍,尽情地学习,尽情地休息!遇到不平之事就提拳相助!绝不委屈自己的心意,绝不背叛一身的武功!无怨无悔地一直走下去!”

  安宁略带羡慕地说:“你的师父一定是个很了不起的武术家。”

  王超道:“比不上你师父啦。”

  安宁摇头,“你知道我说的意思。”

  “如果是那两个老先生自己也会说比不上雪莉小姐的。”王超哈哈笑道,“因为是事实嘛。”

  安宁仍然固执己见。王超也没在意,四下看了看,从刚才到现在,他仍然没有找到……一个月前在地球人遭遇了虫群魔族袭击后与他和安宁分开的那几个同行武斗家的气。

  对安宁累世的人生来说,同伴分开,同伴消失,熟悉的、不熟悉的面孔,想起来时猛然发现之前的分别已成了最后一面……类似的经历或许已经数也数不清。王超没有在安宁脸上发现什么;最终也什么都没有问及。

  “先找个地方休息吧。”王超双脚腾空,回头招呼,“仔细想想,我对你好像也一无所知!如果可以的话,我倒也愿意听听你的故事——最一开始的故事。”

  “最一开始?”安宁想了想,“我自己都记不清了……”抬起头时,却见王超已飞远。她也飘然追上去,心中诧异地确认,王超的功夫境界果然是再上一层楼了,气息变得更加捉摸不定……竟尔给安宁一种面对她师父的那种感觉。

  二人并行飞了不久,找到一处魔气还算稀薄,风景还算没那么糟的地方落下。

  他们虽然都是能够摧山断流的强者,但到底也还是血肉凡胎,仍旧需要进食、饮水与休息。消耗的气力也需要时间来回复——即使王超魔化变身消耗的气可以直接由空气里的魔气填补,但人类本体负担变身的启动与取消,也是消耗体力的。

  天色更昏暗了,估摸着是黑夜。

  二人简单扯断几棵老树,揉成团团木球,弹手打了一道炽烈的能量球就将其中一团压缩木球点燃,架起了可以烧上许久的篝火。

  吃的东西要麻烦一点,这年头的野兽与动物,有一部分因为魔气的污染与人类混杂,变成了动物型、怪物型的“变异人”;还有一部分干脆彻底被魔化,成了最低等的动物魔族;即使最后剩下的那些,也被魔气污染得不干不净,普通人通常会腌制晾干一段时间后才食用。

  但王超就比较方便了。他直接将与安宁猎来的野兽身上的魔气吸了,再用气功能量初步烤熟,然后架在篝火上进一步烘烤。手法之高超娴熟,也算是王超自小就锻炼出来的手艺了。

  “刚才一不注意就直接从野兽身上抽取魔气了……”王超忽然怔然想道,“可如果抽取的不是我用的更熟的魔气,而是它原本就有的身体元气,那不就是成了元气弹了吗?”

  透过昏暗的夜色,他遥望东方。从他来到这个时代后就一直魔立于那个遥远方向的恐怖气息……说实话,即使通过在亚莫西身上的这番遭遇飞跃般地驾驭住了十五六万的强横战斗力,但王超仍然没有把握战胜那个撒旦大魔王。甚至即便此刻,他都不确定自己已经看清楚对方究竟有多强大。对方的气就在东方,从未隐藏,也未移动,闭上眼睛还会怀疑,那是否一片恐怖的魔渊,一片看不清有多辽阔的黑色大海。

  如果这时能掌握元气弹的话……王超啃着烤肉,却觉得元气弹不是这么简单的招式。这个北界王传授给孙悟空的经典杀手锏,王超本能地预感有什么关键的东西,以他现在的眼界还未能看清楚。

  “你是在观察撒旦吗?”篝火对面的安宁说。“小心喔,他也一定在看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