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四百四十一章 鹅群日常游戏

作品:成为仙兽师的小民警|作者:七星荔枝肉|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11-09 02:59:50|下载:成为仙兽师的小民警TXT下载
  异化白蚁养殖场的鹅圈,是圈养着战斗鹅的后备军。

  尚未完成训练的大白鹅们,在这里每天吃饱喝足,同时磨练与它们蜻蜓搭档的默契,直到由秦旭和老秦师父同时鉴定,拥有能独当一面的能力之后,才会奔赴它们的岗位。

  负责这群战斗鹅喂养工作的,是蓝游。

  他对异化白蚁的蚁巢,有难以克服的恐惧感,所以宁愿负责其他的活计。

  秦旭一步当先,领着他们去鹅圈参观。

  同时,招手让刚给异化白蚁添加完食物的路小平过来。

  “小平,给叔叔阿姨还有哥哥姐姐们,帮我找几个咱们战斗鹅的视频。”

  长阳分局警鹅大队的短视频更新频率很高。

  作为深受广大网友们喜爱的网红警鹅,每一条视频的点击播放数量都足以让其他身而为人的视频主播网红们,满心复杂地羡慕嫉妒,但每每看到它们把对手按在地上摩擦的彪悍勇猛,又坚决生不出半点恨。

  长阳分局的鹅队在网络上热度最大,但其据秦旭前阵子所知,已经有许多广告商开始联系长阳分局,而局领导也在向上级提交申请报告。

  随着战斗鹅大军逐渐进入其他单位的安保系统,其他战斗鹅的视频,同样也在网络上层出不穷。

  拍摄者有学校的老师学生,医院的医生病人,各种过路群众,为战斗大白鹅这一群体在网上发光发热,安抚民心,添砖加瓦

  路小平听到刘叔的话,立刻从裤兜里掏出了一台智能手机。

  崭新的手机,是用自己的零花钱买的,价格不高,数百元的国产手机,质量稳定,通话上网看视频问题不大。

  他和孔旺尚未成年,在养殖场生活并没有固定工资,但这俩孩子平日非常勤快,秦旭虽然承担了他们学费和生活费,但额外还会给他们一定量的零花钱。

  路小平日常抽空也会帮蓝游一起提喂养大白鹅的玉米杂粮,或者清扫鹅圈,经常看到刘叔从鹅圈里拎走几只凶悍大鹅,又或者送来几只还没形成战斗力的大白鹅。

  所以,关于网络上战斗鹅的视频,路小平存了不少。

  将自己放在收藏里,最喜欢的几个短视频找出来,展示给跟在刘叔后面的人看。

  秦旭瞄了一眼。

  呦呵,还是个熟人呢!

  每周都来长阳分局跟大白鹅们对练的反扒女民警夏圆圆。

  她穿着一件宽松肥大的短袖T恤,剔着板寸头,双手紧握成拳,正面迎着腾空飞起的大白鹅,用小臂硬抗凶猛扇过来的大鹅翅膀。

  夏圆圆是秦旭目前所知,与大白鹅对练最不要命的同行。

  她完全将自己当成了大白鹅的人形沙包。

  隔着路小平画质一般的手机屏幕,观看者也能深切感受到视频中这名满脸狰狞的女子,与大白鹅对扛时,拳拳到肉,每次撞击都扎扎实实。

  秦旭在局里见过夏圆圆与大白鹅们真刀实枪的对练,因此再看视频,见怪不怪,并未觉得稀罕。

  不过,他倒是没想到,路小平居然是夏圆圆的迷弟。

  他一边给其他人看视频,一边小激动地说道:“这位跟大白鹅对练的女警官,在网上的视频不少,比起其他人,她最凶猛了。”

  路小平的话,吸引了两位监护人家长,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看到那位手臂肌肉不小的女警察,被一只大白鹅翅膀一扇,脚步踉跄,连连后退,忍不住惊呼一声。

  等她险险站稳,才松了一口气。

  未等心弦放松,这位鼻青脸肿的女警察咬牙又向大白鹅扑了上去。

  屡败屡战,用来形容她与大白鹅的战斗,真是再贴切不过。

  就算听不到声音的童立群几人,也将脑袋凑近手机屏幕,看着无声播放的画面,眼皮都忘了眨了。

  童立群和蒋树两人平日摆弄手机的时间很少,他们是第一次看到大白鹅的视频。

  而他们之中唯一的女生林毅,看到路小平播放的视频,就像遇到了知音,看完视频,下意识摆了几个手语,才想起来对方听不懂,又忙不迭地拿出自己的手机,快速打开自己收藏的一个视频。

  居然也是夏圆圆与大白鹅对练的过程。

  然后不断地翘着大拇指。

  孔雪琴倒是没有凑过去,她只看了一眼,就知道是最近在网络上非常火爆的战斗鹅视频,他吃惊转头,对刘景怀说道:“刘经理,原来你们这里也有养战斗大白鹅啊!”

  孔雪琴的小侄女的小学,就喂养着一只看守门户的大白鹅,有一次孩子父母抽不出空,她帮忙放学接人,就看见过那只雪白的大鹅,站在小侄女小学大门口铁门立柱上,每一个小朋友路过,都喜欢朝它招手说拜拜。

  虽然她平日里工作挺忙的,但上班下班搭车的碎片时间,还是看过网络上流传甚广的大白鹅碾压人的视频。

  刘景怀乐呵呵地笑道:“网络上所有的战斗大白鹅,都是我们养殖场培育出来的。”

  这句话出口,真把孔雪琴吓了一跳。

  她本能地脱口而出道:“那你们养殖场实在太厉害了。”

  秦旭点点头,也不自夸,直接指了指鹅圈,让他们自己看。

  孔雪琴他们就看到用铁丝网围成的鹅圈里,羽毛如云的大白鹅,在两米多高的铁丝网里,玩得不亦乐乎。

  玩这个字,用得一点也没错。

  这些大白鹅虽然被铁丝网圈住,但并没有普通大鹅那样,在鹅圈里只知道吃喝睡觉,而是三三两两,娱乐生活丰富多彩。

  三只大白鹅,从鹅圈里腾空飞起,矫健越过看似将鹅圈严密封锁的铁丝网,先后落在鹅圈之外。

  三只大白鹅就像在比赛,落地距离鹅圈最远的那只白鹅,在比试完之后,得意地昂着大脑袋,朝着天空响亮“昂昂”叫唤。

  其他两只大白鹅看起来并不服气,摇摇摆摆挤到胜利者旁边,扁扁的嘴喙啄着地面,小而圆的眼睛滴溜溜地盯着那只昂头挺胸的胜利者。

  不一会儿功夫,它们再次同时扑腾飞起,鹅类并不轻盈的体重飞腾半空时,需要翅膀特别有力的扇动,比起其他灵巧的雀鸟,更具有力量美。

  飞跃鹅圈铁丝网,只是鹅群们丰富多彩的活动之一。

  这一群几十只鹅,每一只都没有闲着。

  有几只对着一个废弃的塑料桶,狠命地啄着,整个桶外表已经坑坑洼洼,漏风眼中。

  有些两两相对,抡起翅膀互扇,白色绒毛飞扬,用劲看起来比它们与人对打的时候更厉害。

  还有一块,则是一窝乱斗,陷入混战,嘴喙,翅膀,鹅爪,甚至身体的重量都用上了,看得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在旁人看来,这个地方哪里是鹅圈,根本就是一个活生生的战斗演武场。

  看着眼前一幕,孔雪琴一时竟然该说什么,呆愣无语。

  最后,还是刘景怀刘经理的话,让她回过神来。

  “我们养殖场的这些大白鹅,对擅自闯入地盘的外人非常敏感,所以你们在这里工作,不用担心,有它们看守,比住在警察局旁边还要安全。”

  孔雪琴恍然回神,赶紧将刘经理的话,用手语翻译给其他人看。

  近距离感受到战斗大白鹅的凶猛,就连内心最为焦虑的童立群妈妈童欣,和蒋树爸爸蒋云虎,都将担忧养殖场环境安全的顾虑放下。

  亲眼目睹养殖场员工的人身安全有鹅保证之后,童欣他们不再犹豫。

  因为事先已经谈妥了工薪福利待遇,他们只要签订一式三份的合约,童立群他们四名听力障碍者,就会成为仙兽养殖场的员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