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58章 鬼都不信的鬼话

作品:我在凡间扫垃圾|作者:方匣|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11-09 03:11:26|下载:我在凡间扫垃圾TXT下载
  付欣欣眼神一慌:“什么意思?”

  方圆反问道:“你是不是以为,有段副市长的侄子在,你们就高枕无忧了?”

  付欣欣点头。

  方圆很认同的道:“是,连晁书记都不敢将段副市长怎么样,在下原市确实是没人能将你们怎么样。”

  在付欣欣满脸问号时,话锋一转:“准确来说,是没人能将段世成怎么样。”

  付欣欣眼神又慌张起来。

  方圆继续道:“现在,赵丰年的母亲,已经准备网络曝光你们。

  段副市长有能力压下来。

  可是,这只是晁书记不插手的情况下。

  你应该明白,晁书记不敢怎么样段副市长,不代表什么都不敢做。

  最后,事情闹大了,段世成不会有一点事,但事情肯定需要有一个人来背锅。

  你觉得,这个人会是谁?”

  付欣欣脸色一阵惨白。

  还用说吗?她一定是背锅的那个人。

  方圆摇头叹气,一副“看可怜人”的样子:“人不是你杀的,却需要你来背锅,真是替你感到不值啊!”

  晁可儿一脸冷漠·JPG。

  付欣欣吓的一哆嗦,就差下跪了,凄惨的道:“救救我!”

  方圆拒绝道:“我们只是为你感到不值,并不觉得你值得救。你把赵丰年介绍给段世成,是有预谋的吧?”

  付欣欣疯狂摇头:“不不不,我没有想害丰年姐姐的。”

  说着。

  就哭出声来。

  良久之后,哽咽道:“我是觉得段世成还不错,没想到他是一个衣冠禽兽。我对不起丰年姐姐啊!”

  方圆轻哼一声。

  如果不是在监控视频中,看见过付欣欣在段世成施暴时的冷漠,没准他就相信了。

  晁可儿冷漠的道:“本来还想给你一个机会,你现在还不说实话,真是没救了。学长,我们走吧!”

  在车中,方圆已经和她交代了,针对付欣欣的对策。

  那就是恐吓付欣欣,让付欣欣供出和段世成等人杀害赵丰年的真相。

  他们录制视频,将视频交给段世成。

  虽然没有商量好细节,但她不是傻子,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此时配合起来倒也是很默契。

  付欣欣扑到晁可儿身旁。

  抱住晁可儿的大腿,又大哭起来:“我也是被逼无奈啊!

  段世成的父亲在山的西边有一个煤窑,我爸妈被人介绍过去挖煤了。

  但段世成父亲是黑心老板,事先许诺的高工资不发不说,还不让我爸妈回家。

  我已经五六年没见过爸妈了。

  什么都要靠自己。

  每天自己做饭,自己去打零工赚钱。

  别人家的孩子,在我这个年纪,都是父母的掌中宝,而我却没人疼没人爱。

  我也是需要爸妈疼爱的孩子啊!

  后来。

  经人介绍,我找到了段世成。

  段世成告诉我,只要我能给他介绍一个没有进行过创造下一代运动的学生妹,他就能把我爸妈放回家。

  我一时鬼迷心窍就答应了他。

  我认识的人里,只有丰年姐姐符合条件,就把丰年姐姐介绍给了他。

  我只是以为他是一个渣男。

  把丰年姐姐介绍给他也只是一个权宜之计,还想着等我爸妈回家了,就让丰年姐姐和他断绝关系。

  真不知道他是一个禽兽,更没想到他会杀人。

  我不是有意害丰年姐姐的。

  嘤嘤嘤嘤嘤,我对不起丰年姐姐啊,丰年姐姐,你死的好惨啊。”

  方圆和晁可儿面面相觑。

  还有这种事?

  方圆心中暗叹一声:都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付欣欣是可恨之人也有可怜之处啊,但是并不值得同情。

  而且,谁知道付欣欣的话里有没有水分?是不是编造个故事忽悠他们?

  或者说,是为了试探他和晁可儿来的目的?

  说实在的,赵丰年被打耳光时,付欣欣冷漠的表现,就让方圆倾向于这个“阴谋论”的猜测。

  然而,晁可儿并没有这么想。

  她的大眼睛中水汪汪的,看样子随时都会哭出来,不用想就知道,这是被付欣欣的悲惨故事感染了。

  付欣欣趁热打铁:“救救我吧,你们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晁可儿点头道:“只要你供出你们杀害雪姐姐的真相,交代你们的罪行,我们可以保护你。”

  说完之后,可怜巴巴的看了方圆一眼。

  这是要改剧本了,不过,方圆没有说什么。

  如果自己“阴谋论”的猜测是错的,晁可儿想保付欣欣那就保吧!又不是放过一个付欣欣,他就没办法搞段明勇了。

  但如果自己的猜测是对的,付欣欣肯定会出幺蛾子的。

  付欣欣惊喜的抬头:“我会交代段世成他们罪行的,只求你们救救我。”

  晁可儿道:“我们得录视频。”

  付欣欣迟疑了一下,说道:“好。这里靠路边,噪音有些大,去我卧室吧,那里清净点。”

  积极地配合,并将方圆和晁可儿带入了一间卧室中。

  付欣欣道:“可能我说的会有点多,时间比较长,你们先坐,我去把茶壶和茶杯端过来。”

  晁可儿点头。

  然后。

  付欣欣离开卧室,并关上了卧室门,随后传来上锁的声音,以及付欣欣冷笑声:“你们还想让我招供段公子?真是天真!”

  晁可儿愣住了。

  方圆摇了摇头,看来,自己的猜测是对的。

  晁可儿回过神来:“你这是做什么?难道你想成为替罪羊吗?现在只有我们能救你。”

  付欣欣不屑的道:“救我?我需要你们救?不就是赵丰年她老娘要网络曝光我们吗?那让她没办法曝光不就行了?”

  这是要杀人?还是要戳瞎人的眼?还是要砍掉人的双手?

  不用想,就知道不会是什么好事。

  晁可儿气的浑身颤抖。

  付欣欣又道:“不过,还是要谢谢你们啊,不然我还不知道,赵丰年她老娘要出幺蛾子了呢!”

  晁可儿委屈又难过的道:“你的父母遭遇那么惨,你为什么还要维护段世成?”

  方圆:“……”翻了个白眼。

  这傻妞真是傻到没治了,到了这个时候,还相信付欣欣编的鬼都不信的鬼话呢!

  付欣欣笑道:“我父母遭遇确实很惨,但那是我把他们送到段公子家里煤窑的。

  那两个老东西,整天管着我,烦死人了。

  现在多好啊,不但清净,杀人了,还都屁事没有。”

  这真是畜生不如!

  晁可儿又气的发抖。

  方圆安慰了晁可儿几句后,淡淡的问道:“你以为这样就可以囚禁我们吗?”

  付欣欣不屑的道:“怎么?你还想破门而出不成?呵,真是天真!”

  房子是老房子,卧室门也是老门,是实木的,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破开的。

  卧室的窗户上,更是有手指粗细钢筋打造的防盗窗,没有工具想要打开?不可能的!而卧室中并没有工具。

  这也是她将方圆、晁可儿引入卧室的原因。

  现在,两人插翅难逃。

  付欣欣道:“不过,你们也不用担心,我不会困你们太久。

  我这就给段公子打电话,等段公子来了,怎么处置你们,就不是我的事了。

  现在,你们就老老实实的呆在房间里吧!”

  方圆道:“你真的以为我们出不去吗?”

  付欣欣冷笑一声:“那你倒是出来啊!”

  方圆道:“那我出去了哈!”

  付欣欣道:“出来啊!”

  砰砰砰!

  咔嚓咔嚓咔嚓!

  板砖厚的实木门,碎了。

  方圆走了出来。